朱码留屯网 军事 > 故事:“等你老了,我用草席把你一裹,扔山里去”,孙子对恶棍爷
故事:“等你老了,我用草席把你一裹,扔山里去”,孙子对恶棍爷
踢掉脚上的鞋,浅浅把自己扔在床上,呈大字型躺着。浅浅妈声音里也充满无奈:“他家的事,我是真不想掺和进去。”好吃懒做,家暴妻儿,虐待老人,欺软怕硬,拈花惹草,这些便是张健的标签。说到底这是人家的家务事,
2019-11-10 08:01:06
点击次数: 2087
字号:

每天阅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:一月的浅薄

他一推开自己的门,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人。灰白的头发、蜡黄的皮肤和憔悴的脸吓了她一跳,使她本能地后退一步。

“浅浅回来了。”瘦骨嶙峋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那人哑着嗓子说道。

小眼睛一瞧,原来是隔壁的陈婆婆。她尴尬地笑了笑,走到一边喊道:“陈婆婆。”

陈婆婆似乎没心情打招呼。她点点头,离开了。门外的风吹在她宽大的衣服上,以微妙的方式暴露了她瘦骨嶙峋的身体。浅浅见她被风吹得哆嗦,已经弯下腰缩了缩,显得她的背更加佝偻,似乎有一座无形的山压在她的肩膀上,让她直不起腰来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数字越来越小,这使得我们很难再看到它。走进房子,她看见奶奶对她微笑,说:“有小节日吗?你在学校习惯了吗?”

“你好吗?”他用轻松随意的眼神回答。他的脑海闪过陈婆婆红肿的眼睛,问道:“奶奶,陈婆婆怎么了?”

奶奶一听,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,她不禁叹了口气:“她的儿子……”

只有当她看到肤浅面孔的严肃性时,谈话才开始。奶奶停止说话,怒视着她。她开始唠叨:“这都是小孩子应该问的小事。记住在你这个年纪要努力学习。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知道的……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看到奶奶的话开始,有一种不可抗拒的趋势。浅浅只觉得心里一紧,连忙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。

关上门隔绝奶奶的声音,浅浅这才放松下来,想继续听奶奶这唠叨,估计要絮叨半天,幸好她溜得很快。

脱掉鞋子,躺在床上,以大字体躺着。她在城里生活和学习,必须乘两辆公共汽车和十分钟才能到家。经过这一切,她真的累了。柔软熟悉的床和身体疲劳让她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促使浅醒的是轻轻的关门。她总是睡得很少,更不用说白天了。睁开眼睛愣了一会儿,她才起身打开卧室的门。

“陈小芳也很穷。天气一变,哮喘就会复发。今天我去找张謇要钱去看医生。张謇指着她的鼻子,发誓要她早点死。陈小芳哭了半天。张坚才往她脸上扔了几块钱,让她去买药。你能以这个价格用几美元买到什么药?”奶奶声音有些低,让浅浅停下了脚步。

陈小芳是陈涉以前见过的婆婆,张健是她的丈夫。

“她又来看你了吗?”这是一个肤浅的母亲的声音。

"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后,我不能就此罢休。"奶奶叹了口气,“遇到这样一个人也很不幸。”

浅浅妈妈的声音充满无助:“我真的不想介入他的家庭事务。”

这句话也表达了一种肤浅的声音,不是说她没有同情心,而是说她无能为力。作为局外人,所能做的也非常有限,一个人的选择只有他自己。

我没有继续听奶奶的感叹,我肤浅的想法越来越模糊。

张謇是这个偏远小镇上的一个普通人,但镇上几乎有一半的人认识他。这种理解不同于普通的理解。人们晚饭后的闲聊中经常提到他的名字,他的事迹广为流传。

偷懒吃饭、对妻儿的家庭暴力、虐待老人、欺凌弱小、玩弄女性,这些都是张謇的标签。

陈小芳做了家里所有的耕作、浇水、除草、施肥和收割工作。此外,洗衣、烹饪、清洁和照顾儿童也不能落下。她就像一个齿轮,不停地忙碌地管理着家庭,她经常不得不忍受张健的拳打脚踢。

张謇无缘无故殴打妻子。有时他莫名其妙地打败了陈小芳,只是因为他心情不好。当她能忍受的时候,陈小芳也忍受了。当她受不了时,陈小芳躲在一个浅房子里。每次她躲在一个浅浅的家里,张健都会停下来。

当时,不仅仅是张建脑停止了制造噪音。这是有原因的。

那是十多年前,浅浅还没有出生,张謇和陈小芳只有中年。

盛夏,正当天才渐渐消失的时候,隔壁房间传来了打闹声和嚎叫声。

浅爷爷和浅奶奶正在院子里享受凉爽的空气。他们面面相觑,但他们的内心并不充满品味。浅奶奶和陈小芳相处多年,通常走很多路,关系很亲密。以前,张謇对陈小芳很好,但后来情况越来越糟,他开始工作也很常见。

浅浅奶奶曾试图说服打架,但收效甚微,第二天夫妇俩就像没事一样,让浅浅奶奶在两人面前尴尬。浅爷爷是生产队的队长,虽然管理着这一块很多东西,但是他管不了这件事。

说到底这是人家的家务活,张謇一家人经常打喊着,但毕竟没什么大不了的,让浅爷爷也没法教书出名。

这也是那个时代的写照,随意殴打和责骂女人。虽然说起来不愉快,但这并没有违反法律。

也许今天和往常一样,当它击中时就会停止。虽然这么想,但是浅浅爷爷和奶奶都很默契没有说话,只是注意旁边的声音。

因为张謇的房子在他的浅房子后面,他只有在不环顾四周的情况下才能听到声音。

不一会儿,陈小芳的哭声越来越大。今天的噪音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。是浅浅爷爷浅浅奶奶不确定的想法,陈小芳哭着来到了一边。

陈小芳遍体鳞伤地跑到浅浅家,对浅浅奶奶痛哭流涕:“姐姐,救救我。”

浅奶奶看到陈小芳伤心的样子,正准备问什么,张健跟着大喊:“臭老婆还不出来,你还敢老子跑!如果你跑到地平线上,我会逮捕你,杀了你!”

浅浅爷爷已经对张謇不满意了。当他看到每个人都要回家时,他立即上前拦住了张謇。他严厉地说,“陈小芳毕竟是你的妻子。你不能这么做。”

张謇觉得自己站在右边,看到祖父的语气并没有多大的威慑力。他叉腰喊道,“这是我家的事。你与此无关!”

"既然我已经到了我家,我就必须好好照顾它!"浅爷爷的语气很强硬。

虽然张謇很生气,但当他看到祖父高大强壮的身影像看守人一样站在门口时,他突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。他赢不了他。

僵持期间,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喊道,“那是我妈妈。你躲在家里干什么?我家的事不关你的事!”

这个15或16岁的孩子是张健和陈小芳的儿子张尔瓦。我不知道张健小时候是害怕还是张尔瓦的心理被扭曲了。近年来,张尔瓦从挨打变成了挨打。他还将帮助张健击败陈小芳。正因为如此,张健近年来很少击败张尔瓦,这也导致张尔瓦对陈小芳的打击加剧。

张二娃愤怒狰狞的脸在夜里落到了浅浅爷爷的眼睛里,让浅浅爷爷震惊不已。不知不觉中,小时候常来家里取悦食客的孩子能够在嘴里喊出这些话。

曾经对他眉开眼笑、对祖父大喊大叫的脸渐渐模糊,在张健的影响下,不知不觉变成了这张恶心的脸。浅爷爷突然有些愤怒,这些愤怒的来源是张健的发起者。

而张二娃就这样落到了张健的眼里,那就好,不愧是他的同类。

有了张二娃的支持,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在儿子面前太丢人,张健竟然大胆了,二话不说直接动手,一拳打向爷爷的胸口。

浅爷爷年轻时是个驯兽师,虽然以前有些愣神,但也没有让张健这个瘦小的人去玩。

他举起手,抓住张健的拳头。张健被一个看似随意的推了一下,差点摔倒在地。还没等张謇反应过来,浅浅爷爷就快步向前走了两步,伸手抓住张謇的衣领,像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。

“你,你有话要说……”张謇回头说道,这也导致他的胸口更加站立不稳,有戏剧性的起伏,不知是因为被抬起来出现明显的呼吸,还是因为恐惧。

“你看看你的家人,每天什么日子,你老婆整天挨打受气!你的孩子也受过这样的教育!没关系,现在你从我开始,让我和你谈谈。”因为张謇的顽固不化,浅爷爷的怒火上升了。

而张健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害怕了,脸色苍白,一句话也没说。然而,肤浅的爷爷没有等他的回答,冲他喊道:"什么样的男人在打女人,而且有能力和我打架!"

因为这里的争吵,周围的围观者看到浅浅爷爷的脾气越来越大,急忙上前制止争吵,一个接一个地说像张謇这样的人不值得。

这是混乱,谁也没有发现张二娃早在浅浅爷爷抓住张健衣领的时候,他扶着他悄悄地溜出了人群。

张二娃跑向附近的食堂,打了一个电话。他紧紧地抓住麦克风,没有理会额头上滑落的汗水。他的眼睛左右摇晃,语气急迫而颤抖。“110?我爸爸被打了!”

警察很快赶到,但事件没有继续发酵。

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只是一些纠纷。这两个家庭甚至没有打架。毕竟,很多人都很震惊,甚至警察也被带了进来。

事件结束时,警察教育了张健,而浅爷爷在人群的帮助下安然无恙。

从那以后,当陈小芳被殴打时,他躲在他的浅屋里,张健再也没有来捣乱。也许是因为浅爷爷可以用一只手抱起他,也许是因为他周围的人在帮助浅爷爷,或者也许是因为甚至警察都不站在他这边。张謇的心思,谁知道呢?不管怎样,没人愿意猜测。

这个小镇上有多少人讨厌张謇?

这么说吧,根据肤浅的知识,没有一个认识他的人愿意和他交朋友。

除了偶然听到的那个老故事,不久前我还听到别人谈论张謇虐待老人的事。

这位老人是他的生父。他的生母很早就去世了。是那个老人抚养他长大的。长大的张謇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老人。后来,他甚至开车把瘫痪的老人送到柴房生活。

柴芳。浅浅仍然有模糊的记忆,那是她五岁,还是七岁?

张謇的房子是一栋两层楼的建筑。房子左边的二楼有一个楼梯。楼梯旁边有一座砖砌的小房子。小屋没电,一年到头都是黑暗的。雨后,房子前面的泥浆一个接一个地布满了小水坑。

因为父母不允许,所以浅浅很少去张謇家玩。只有几次偷偷去张謇家爬楼梯玩,而且只看了几眼旁边破旧的小屋。她不知道小屋是否漏水。那时,她只知道这很可怕。

即使外面阳光明媚,小屋里面也是黑暗的。因为小屋没有窗户,所以只有一扇木头和竹子做成的门,几乎不能称之为门。门经常是虚掩的,透过门缝和木缝,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浓郁而寒冷,似乎有阵阵寒冷伴随着酸酸而难闻的气味冒出来。

一两次,似乎有叹息和奇怪的声音。

浅浅从未进过船舱,也从未想过要进去。

她害怕黑暗、寒冷、难闻和噪音。

然而,她从来没有想到可怕的是没有黑暗、寒冷的气味或声音。

今天,她只知道最可怕的是心脏。

张謇从来没有照顾过他的父亲,他瘫痪在床的一角,被拘留。只有陈小芳会一天给他送两顿饭,但仅此而已。据说陈小芳一带饭就出来,他会进去拿碗,直到下一次盛饭的时候,不管里面的人有没有吃东西,也不管有没有别的需要。

也许是陈小芳太忙了,或者她情不自禁。但事实是,瘫痪的老人在那间黑暗破旧的小屋里生存了两年,在床上吃喝了两年。黑暗中,他仍然在床上迎接生命的结束。

死去的老人没有等待他的最终结果。他在那张床上呆了一个星期,直到尸体的气味出来并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

他周围的人都来问,但张謇自信地说他不在乎,也没钱埋。即使邻居凑了些钱,让张謇再多加一点钱买一口棺材,他也绝对不会。这个表情就像是有人想抢他的钱。如果他拿了他的钱,他会死的!

即使政府的人来了,张謇也会哭着大惊小怪,哭着说自己很穷,卖得很惨。他会和他谈论钱,也就是说,谈论他的生活。说得太紧急了,张健甚至威胁要把老人的尸体包起来扔在山上。

没有办法了,最后政府只能把老人的尸体火化并催它。

事件发生时,张謇几岁的孙子张王晓也在场,但张謇没有任何顾忌。他甚至感到沾沾自喜,认为自己已经抢走了这个国家的馒头并从中受益。

直到他周围的人带着淡淡的鄙视看着他,直到他的脊椎经常被指出他有点紧张。这些好处似乎与他想象的相去甚远。

有一天,当张王晓被他打时,他捏着他的小拳头大声喊道:“等你老了,我会用草席把你包起来,扔到山里去!”

张健愣住了,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张王晓讨厌张謇,早就知道了。

张王晓喜欢在浅房子里玩。他不止一次地说,他非常讨厌一个除了挨打和责骂之外一直很冷的家。

张王晓的父母一年到头一直分居,并且已经到了离婚的地步。张謇打零工,偷别人的东西。除了偶尔打败张王晓,他什么都不在乎。只有陈小芳拖着张王晓带着一个经常生病的老身体长大,但陈小芳只是板着脸照顾他,他只是在家里缩成一团自娱自乐。

当和他的朋友在外面玩的时候,张王晓是最开心的。在其他时候,只要他回家,他就不开心。

但是他没有办法,浅薄也没有办法,他们是小人,他们太小了。

他们都认为长大后,一切都会好的。

长大后,张王晓去了他父亲和继母的城市,而浅浅也去了国外学习。

张謇的家人对她隐瞒了这些事情。虽然他们家前后的距离不超过50米,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却是1000万米。

这一次我看到了陈小芳,让浅浅听到奶奶的话,让她忍不住想起了很多事情。一颗小小的心转动了一千次,但实际上只是过了一会儿。

张謇的性格和认识他的人都知道浅浅的奶奶无言以对,只能再次叹息:“可惜陈小芳。”

可怜?

你对她的无知或辞职感到遗憾吗?

从肤浅的观点来看,人们不清楚自己的知识是可以理解的。毕竟,人们知道他们的脸,但不知道他们的心。但是一起去怎么样?无数次的殴打和责骂,无数次的宽容,但回报越来越多。陈小芳已经习惯了。她讨厌这种生活,但不敢尝试新的生活。每个人都可以在家里欺负她。她很可怜。但另一方面,难道不是她的弱点助长了张謇的气焰吗?

张建本是个恶霸。如果陈小芳反抗张謇对她的无数次攻击,哪怕只有一次,张謇也会吓坏。

陈小芳逐渐对张謇和他的家人变得漠不关心。默默地承受,不悲伤也不快乐。她无情地做事情,无情地接受殴打和责骂。她在那个家里无处不在,但那个家里的一切似乎都与她无关。

浅浅不知道陈小芳的贫穷是时代造成的,还是她自己的性格造成的。

但有一件事,是肤浅的。当有困难时,陈小芳会找到一个肤浅的家。这似乎是她的避风港。其他人可以帮助她一两次,但是他们能一次又一次地帮助她吗?

一想到这些浅浅莫名的烦躁,陈小芳自己也不会反抗,但总是给浅浅的家庭带来麻烦,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给浅浅的家庭带来不好的后果。

米生恩,米豆周。

年复一年,多年的帮助可能将陈小芳视为理所当然。尽管陈小芳现在大部分时间不在家,但当她回家的时候,她几乎每天都会看到陈小芳回家。

陈小芳可怜吗?可怜的家伙。怜悯她的生命,怜悯她仍然没有老人的国家。但是浅浅不是浅浅的奶奶,浅浅不想帮助陈小芳。陈小芳不想在这个火坑里出来。其他人对此无能为力,因为这没什么区别。

说到底,除了邻里关系,陈小芳和浅薄的家庭之间没有其他关系。陈小芳把他所有的困难都交给了浅薄的家庭,这使浅薄的心不快乐。

你家有钱,救命。怎么了?如果你给我一个有什么关系?

一次,两次,几次。陈小芳承担了无法转移的负担,很自然地把它给了别人,就好像她是一个肤浅的家庭成员。血亲,还这么多?

浅浅不禁想得越多,想得越多,我就越不同意张健和陈小芳的意见。

她的脑子里充满了想法,她叹了口气。她不再想这些事情了。她只是不远处的一个陌生人。既然浅浅的家人会保护浅浅免受这些事情的伤害,她也假装不知道。

浅浅挂上笑容,走到浅浅妈妈面前,撒娇说:“妈妈,我饿了。”(作品名称:《浅显笔记:邻居》,作者:浅显一月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安徽11选5 湖北11选5投注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 500万彩票网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